首页>检索页>当前

40余年致力于培育水稻新品种的武汉大学教授朱英国逝世——

“农田院士”惜别育种人生

发布时间:2017-08-16 作者:本报记者 程墨 实习生 吴宜芝 黄青青     

海南省陵水县的稻田里,一位头戴草帽、卷着裤管的“农民”不知疲倦地奔波在田间地头,一株一株地查看秧苗长势——这样的情景,如今已成为当地村民永远的回忆。

“农田院士”朱英国走了。8月9日凌晨,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朱英国因病在武汉逝世,享年78岁。

人们称他为“水稻候鸟”,40多年来,朱英国率领他的科研团队南下北上,不断进行水稻育种材料源头创新,培育和选用杂交水稻新品种。他的一生,致力追逐水稻育种的春天。

朱英国曾说:“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一个品种可以造福一个民族。”

自1972年起,朱英国开始杂交水稻研究。水稻研究既是艰苦的脑力劳动,又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在物资匮乏的年代,他和同事们除了在试验田里忙活外,还要自己砍柴做饭。为了呵护精心培育出的禾苗,他们时常要与毒蛇、田鼠激战。

功夫不负有心人。朱英国利用红芒野生稻与栽培稻杂交合作,育成了“红莲型”水稻三系及“红莲型”杂交稻。在国际杂交水稻中,朱英国的“红莲型”与袁隆平院士的“野败型”、日本的“包台型”三分天下,而且只有“野败型”和“红莲型”在生产中大面积推广种植,被冠以“东方魔稻”的美称。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朱英国利用农家品种马尾粘中发现的败育株与协青早选杂交,育成马协不育系和“马协型”杂交稻。“马协型”杂交稻的突出特点是米质优,目前在全国推广面积已超过2000万亩。

除此之外,朱英国研究水稻光敏核不育,主持选育出通过国家和省级鉴定的粳型和籼型光敏核不育系7个;毕生发表论文260余篇并主编多本著作。

这一系列研究成果为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杰出贡献,人们将朱英国誉为“农田院士”“湖北省的袁隆平”。

“让世界远离饥馑”是朱英国矢志不渝的志向。大学期间他开始参与杂交水稻试验,毕业留校后便专注于水稻雄性不育和杂种优势利用研究。1974年湖北省成立了水稻三系协作组,他被任命为组长,从此开始了“水稻候鸟”的艰辛之旅。

尽管在武汉大学早已有了自己的温室实验室,但朱英国院士一直是一只“水稻候鸟”。由于杂交品种越来越多,他每年要南下南繁基地四五次,做着数十年如一日的实验。这样的“候鸟生活”已经持续了40多年。每年春夏之交,他和同事们便在湖北仙桃育种;秋风乍起,他们就奔赴广西南宁;严冬将至,再转战海南岛;直到次年春天,才揣着希望的种子返回湖北。

扁担挑水两头搁,顾得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候鸟般的生活,让朱英国几乎没有与家人度过一个完整的春节。

朱英国平时都会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将每天的工作安排、科研心得记在本子上。他去世之后,家人为他整理物品时发现,这样的工作笔记足足有22本。

翻开朱英国2012年1月1日的日志,人们发现了这样的话:“培养人才是我们的职责,上午与胡骏交谈,希望他继续以百折不回的精神,完成基础研究任务,多发论文。”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都是朱英国对胡骏这位稻种培育研究领域后起之秀的殷切期待。

数十年来,朱英国对育种人才的发现和培养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先后培养硕士研究生62名、博士研究生51名、博士后8名,并为湖北省培养出大批杂交水稻科研、制种与栽培技术骨干。

他的一生,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从大别山走到珞珈山,再从珞珈山走向五指山;从学生成为教授,再从教授成为院士。每一步,我都用坚实的足迹,不断延伸着自己的奋斗和追求。”(本报记者 程墨 实习生 吴宜芝 黄青青)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16日第1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热门标签

相关检索

社区

热点推荐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3516号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10-2020 www.lec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